Sedated

是只又懶又禿的黑貓。

【飞虎之潜行极战/朗俊】跟綁匪同床



*半强迫向pwp(大概)
*俩人已是恋人关系
*背景为阿朗在阿俊不知情下成为古惑仔做卧底
*高家朗有点黑化
*普通话2.0

“高家朗,你告诉我你现在在哪!”

“荃湾公园,只可以你一个人过来。”
对面阿朗冷静的嗓音和高家俊形成强烈的对比。
显而易见,像高家俊这种三好差人立即叫上O记伙计马上行动前往荃湾公园。
荃湾区近海,夜晚一阵阵凉风吹过。因为不是繁华地带并且已是深夜所以安静地只有船只行驶的划浪声以及海浪击打礁石阵阵哗啦声。

“哇……高sir说话不算话啊,带那么多跟班来。”
高家俊迅速抽出枪上保险正对自己哥哥的方向随之步步逼近高家朗。
“高家朗,你现在有权保持缄默,但你所讲的都会成为呈堂证供。”
前飞虎的高家朗自然身手不会差于o记一个小督察,几个简单利落的动作就已经将枪支抢到手锁住高家俊骄傲的脖颈。
“我小时候就是这样被你爸掐住脖子的,舒不舒服?”

【评论上车。】

【飞虎之潜行极战/朗俊】跟綁匪同床



*半强迫向pwp(大概)
*俩人已是恋人关系
*背景为阿朗在阿俊不知情下成为古惑仔做卧底
*高家朗有点黑化

*对话粤语,普通话请移步2.0

“高家朗,你话俾我知你宜家係边度!”

“荃湾公园,只可以你一个人过黎。”
对面阿朗冷静的嗓音和高家俊形成强烈的对比。
显而易见,像高家俊这种三好差人立即叫上O记伙计马上行动前往荃湾公园。
荃湾区近海,夜晚一阵阵凉风吹过。因为不是繁华地带并且已是深夜所以安静地只有船只行驶的划浪声以及海浪击打礁石阵阵哗啦声。

“哇……高sir咁冇口齿噶,带咁多兄弟黎。”
高家俊迅速抽出枪上保险正对自己哥哥的方向随之步步逼近高家朗。
“高家朗,你宜家有权保持缄默,但你所讲嘅都会成为呈堂证供。”
前飞虎的高家朗自然身手不会差于o记一个小督察,几个简单利落的动作就已经将枪支抢到手锁住高家俊骄傲的脖颈。
“我细细個时就系咁俾你老豆捏住条颈噶,点啊,舒唔舒服?”
【评论上车。】

【飞虎之潜行极战/朗俊】高sir,锡嘴算袭警吗?


*普通话2.0
*是糖
*全文大部分粤语化注意
*高家朗/高家俊
*背景已确定关系

“喂,等我回家吖,阿俊。”


高家俊被扣枪转做文职,除了暗中调查case就是饮酒饮到烂醉。而高家朗从接下新的operation已经一个星期没消息没归家。大型醉狗打发了自班伙计之后再次启开瓶啤酒对口直接饮尽之后还半趴在吧台发呆。这位O记督察饮个烂醉晕坨坨凭借大脑最后一丝丝清醒摸索回家的路,遵纪守法的阿sir甚至连车都不打更不说开车。
跌跌撞撞晕鬼坨坨的高sir终于回到他和哥哥租的公寓里,推开门像个小孩子般一屁股坐地下脑内乱七八糟的想法涌出来甚至企图分析案情。
不知坐了多久可能发呆太久还是酒精作用高家俊开始犯困,于是他扶著墙壁撑起身子慢悠悠踱回卧室。
已经是秋天的尾巴,天气有些许凉阵阵但又说不上很冷。但这只大型醉狗自动自觉先脱鞋再脱衣脱裤甚至连底裤都脱完,光溜溜的钻入被窝。他望著雨滴滑过玻璃印下的雨痕,又望著飘雨在空中舞动。
“这个混蛋啊……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陪我睡觉,冷死人了。”高家俊独自一人喃喃自语。
听著不时传来雨水击打窗边的啪嗒声逐渐入睡。
子弹呼啸而过穿过了雨水直击空气,枪械交击让人惊心动魄。不少身着防弹衣但仍然满身血淋淋的SDU队员倒地,高家俊冒著暴雨的肆虐艰难的迈开一步又一步跨过地下的尸体。雨越下越大,高家俊甚至感到雨水快要模糊他的视线,但他看到最后一具尸体视线却格外清晰——是阿哥。


高家俊猛的坐起身,由于宿醉,脑袋传来阵阵钝痛让他十分难受。大型醉狗索性卷起被子将自己裹起坐了起来但他清晰的听到浴室传来哗啦啦的冲凉声。于是大型醉狗笑到像只傻狗狗那样直到冲完凉的人出来走到床边高家俊依然坐着不吭声。

“嘿,傻仔,有没有想我想到哭啊?”

大型犬不单只没回话甚至咚得往后倒发出几声低低的呼噜声。

“唉,睡得跟只猪一样…”
高家朗确实是很想念高家俊,他撑著床边弯腰凭借点点光线欣赏自己的爱人。看著碎光撒到他的长而密的眼睫毛上,看著稍微张开呼吸的嘴唇……




直到一直装睡的o记督察勾住自己的脖子给自己深深一吻。

“给只猪给吻了,开心吗?”
“O记督察高sir,亲嘴算非礼还是袭警啊?”

END.【maybe】

【飞虎之潜行极战/朗俊】高sir,锡嘴算袭警吗?



*是糖
*全文大部分粤语化注意
*高家朗/高家俊
*背景已确定关系
*对话全粤语,普通话版本请移步2.0

“喂,等我返屋企吖,阿俊。”


高家俊被扣枪转做文职,除了暗中调查case就是饮酒饮到烂醉。而高家朗从接下新的operation已经一个星期没消息没归家。大型醉狗打发了自班伙计之后再次启开瓶啤酒对口直接饮尽之后还半趴在吧台发呆。这位O记督察饮个烂醉晕坨坨凭借大脑最后一丝丝清醒摸索回家的路,遵纪守法的阿sir甚至连车都不打更不说开车。
跌跌撞撞晕鬼坨坨的高sir终于回到他和哥哥租的公寓里,推开门像个小孩子般一屁股坐地下脑内乱七八糟的想法涌出来甚至企图分析案情。
不知坐了多久可能发呆太久还是酒精作用高家俊开始犯困,于是他扶著墙壁撑起身子慢悠悠踱回卧室。
已经是秋天的尾巴,天气有些许凉阵阵但又说不上很冷。但这只大型醉狗自动自觉先脱鞋再脱衣脱裤甚至连底裤都脱完,光溜溜的钻入被窝。他望著雨滴滑过玻璃印下的雨痕,又望著飘雨在空中舞动。
“黎条衰佬啊……都唔知几时返黎陪我瞓觉,冻死人了。”高家俊独自一人喃喃自语。
听著不时传来雨水击打窗边的啪嗒声逐渐入睡。
子弹呼啸而过穿过了雨水直击空气,枪械交击让人惊心动魄。不少身着防弹衣但仍然满身血淋淋的SDU队员倒地,高家俊冒著暴雨的肆虐艰难的迈开一步又一步跨过地下的尸体。雨越下越大,高家俊甚至感到雨水快要模糊他的视线,但他看到最后一具尸体视线却格外清晰——是阿哥。


高家俊猛的坐起身,由于宿醉,脑袋传来阵阵钝痛让他十分难受。大型醉狗索性卷起被子将自己裹起坐了起来但他清晰的听到浴室传来哗啦啦的冲凉声。于是大型醉狗笑到像只傻狗狗那样直到冲完凉的人出来走到床边高家俊依然坐着不吭声。

“嘿,傻仔,有冇挂住度喊啊?”

大型犬不单只没回话甚至咚得往后倒发出几声低低的呼噜声。

“唉,瞓度成只猪咁……”
高家朗确实是很想念高家俊,他撑著床边弯腰凭借点点光线欣赏自己的爱人。看著碎光撒到他的长而密的眼睫毛上,看著稍微张开呼吸的嘴唇……




直到一直装睡的o记督察勾住自己的脖子给自己深深一吻。

“咁俾只猪锡佐,开心吗?”
“O记督察高sir,锡嘴算非礼定系袭警啊?”

END.【may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