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dated

是只又懶又禿的黑貓。

【双豹/金黑】Always with you

*BE预警
*短篇完结
*是篇虐文玻璃心慎入警告
*海豹突击队队长Erik/MIT教授T'Challa
ps:此文救援设定参考了泰国溶洞救援事件,学术内容摘录了Jean Baudrillard某本书片段内容。

“Will you stay with me?”
Always.


闪电残忍地划破夜空,沉闷的雷鸣加剧了人的心理恐惧。在疾风骤雨的恶劣天气下Erik肩负着一项紧急的营救任务。大型抽水机不断进行排水,重型机械发出的轰鸣恰好与令人惊惧的雷鸣融合一起。救援专家的争辩甚至比暴雨的哗啦声还大。

“直接在石洞岩壁凿出通道进行救援??你有没有慎重考虑现在的气候和环境因素下危险指数是有多高!!”

“叫潜水专家教T'Challa自己潜水出来?!你可要用你那生锈的脑子想一想这可是在溶洞里!!”

“………”

够了,都给我闭嘴!

瞬间一片安静,仿佛装上了人声消音器一样仅仅剩下大自然的咆哮声和机械运作的轰隆声。各项救援专家瞬间安静下来望着这位已经将潜水装备着装完毕的海豹突击队队长。
现在就行动,时间一刻都不能耽搁。
由于暴雨洪水的缘故使溶洞内的某些区域已经漫顶,通过严格的现场勘查已经确定了教授的所处位置暂且安全。Erik跟队员们商讨紧急救援方案后只身进入危险重重的溶洞内进行单独救援行动。
Erik小心翼翼探入溶洞踩着稍微较浅的水位慢慢踱入较深的区域。救援灯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溶洞的水都过于浑浊地形的复杂也同时加剧了救援的难度。但这位海豹突击队队长心里丝毫不放弃任何一丝希望,尽管风险评估上明摆着这次的行动相当于——————给老天送命。
这位MIT的教授真的值得他这么冒险吗?
值得,他是他的爱人。


MIT某个教室内,大学生们啪嗒啪嗒的敲击着自己笔电键盘记录着讲台黑人教授所传授的知识,也有人开起玩笑调侃这位教授奇怪的口音。而Erik坐在自己位置翘着个腿将笔电随意放到大腿上听着教授操着非洲的口音讲课但他却意外的觉得这种温吞的嗓音格外的性感。因为课堂内容实在过分简单,当然,对于他而言。于是Erik打了个哈欠撑着下巴睡着了。
“在一种仿真的,violence mimétique(模仿暴力)的巨大机制中自我拟防……那边的同学,你在笑什么?”
刚睡着的Erik显然被这位教授带有口音的法语给笑醒了。
自那节课后,他并没有忘记那位令他着迷的教授。每次选课只要见到有T'Challa的名字Erik就毫不犹豫的选上也成功引起了教授的注意。
后来,他们上着上着课就上到了床上。这位高调的高材生也开始经常在课堂上公然挑逗一本正经的教授,说着些下流的话惹得教授脸一阵黑一阵红但又不得不忍气吞声继续讲课。
一个平凡的周末,窗外飘着点点白雪,树上还有雪块懒懒的趴在那。室内的壁炉里柴火噼里啪啦的燃烧着,咖啡豆的香味弥漫在空气中。Erik做着自己的Essay T'Challa则坐他一边静静地翻着书。
“Erik.”
“Yes?My love.”Erik转动转椅到他的教授面前咧开嘴显露两颗虎牙。
T'Challa再次被阳光大男孩的笑击中并同样回以一个微笑。
“Will you stay with me?”
“Always,my T'Challa.”




洞穴分叉处距离入口有三千米,而两千米处Erik命令队员设置了第三洞室作为救援医疗站。Erik利用钻孔拓宽洞穴的通道方便潜入洞穴内部,拓宽通道为了确保安全隐患也消耗了不少氧气但还是成功潜入了溶洞内部。经过约十五米的潜水以及钻洞工作抵达干燥区域需要攀爬及行走,这一切还只是很小的问题。他像只敏捷的豹子两三下就抵达下一个需要下潜的区域,深度比前面的要深更多。洞穴里安静的令人恐惧加倍,感觉整个溶洞里只有水流声以及自己的呼吸声。直到四百米深度时Erik感到呼吸气体变稠,耳膜和鼻腔受压但他丝毫不担心,他只担心T'Challa待会能不能受得了。
终于游过了最后一个潜水区域,Erik心里很着急,他迫切的想见到他的爱人,看看他有没有受伤或者哪里不舒服。
“T'Challa!”
无人回应。
“T'Challa?”
Erik的声音有点沙哑了,他更加着急了,明明溶洞里温度不高但Erik体内的血液像是沸腾起来般。他叫唤着他爱人的名字一遍又一遍,步子也越走越快寻找着爱人的身影。直到他濒临崩溃,嘶哑着吼最后一遍他爱人的名字……
一个熟悉的身影慢悠悠的向他走来。
Erik一下子就认出了他的教授,凭着微弱的救援灯迅速检查T'Challa身上是否有受伤还没检查完毕却被提前拥进对方怀里。
“Erik……”
“是我,是我!我在这,我一直在这……T'Challa。”
Erik突然意识到现在可没什么时间缠绵,地形的不稳定性很有可能会因恶劣气候影响存在更多的危险以及提高了不稳定性。Erik给T'Challa装备好潜水用具准备下潜返程时告诉对方:“别害怕,我一直在你身边。”
Erik将结实的救援专用绳将俩人扣到一块以防下潜时T'Challa无法跟踪到Erik产生二次危险。接着俩人开始下潜,沿着之前布下潜水行进绳缓缓前进。除了初次进行深度潜水让T'Challa感到不适之外其他一切都很安全,T'Challa想快点和Erik逃离这个恐怖的地方回家。他们可以结束这次刺激的冒险一起轻松的洗个澡,可以躺到柔软的床上相拥入睡,可以晚上到家附近的小酒吧小酌一杯庆祝有惊无险。
快到出口了,充满希望的出口,就在那,一步之遥,甚至还能看到微弱的光,仿佛那道微弱的光代表着救赎。
水流蓦然加剧了,他们游动地更加艰难。即使有抽水机运作显然已经毫无用处了。Erik已经感觉到水位比刚进来时上升了不少。甚至溶洞开始震动起来,隐约还能听到岸上救援队员的呼喊声——溶洞要塌陷了!!
仍在水里的人也察觉到了危险游得更快了但Erik已经感觉到自己氧气瓶所剩的氧气已经不多了,而T'Challa则感觉氧气愈发稀薄,因为在水流加剧时氧气瓶估计是碰击到尖锐的岩石处导致有漏口。Erik猛的转身将救援灯打到别处让T'Challa眼前一片黑。他边压制拼命挣扎的爱人边迅速和T'Challa交换供氧装备。俩人扭动过程中各自都喝了不少水,鼻腔入水的感觉让T'Challa更加难受了但依旧无法掩盖他的愤怒。Erik根本不给T'Challa生气的时间,他通过他们之间那根救援绳将T'Challa拉扯到身边解开了他俩直接的锁扣正要将T'Challa以及救援绳一并扔给不远处的救援队员T'Challa及时狠狠地抓住了Erik手,力道惊人让Erik觉得手的骨节都要被捏碎了。
“你在干什么?Erik”
Erik给他一个放心的笑。
“我可是海豹突击队的,教授。为了确保你优先安全我会先送达你到安全区域我再上来。”
T'Challa仍然紧紧抓住Erik的手。
Erik取下潜水面罩拉起T'Challa的手吻了吻上面的银戒指随后Erik松开了T'Challa的手并施力将他推开,T'Challa顺着Erik的力道被推到了安全领域,他甚至还没看清自己爱人最后一面却被突然下坠的石块彻底挡住了视线。他眼睁睁的看着石块直线下坠冲击到水里溅起一片片水花,每一块岩石下坠至水面就像一朵真正的花绽放开来灵动的在水面跳着舞,水花凝结成两个小人在水面旋转着跳着华尔兹但最后被坠下的岩石撞个粉碎。
T'Challa心跳的很快。
第一次心跳加速是和他的大男孩在MIT见面,第二次心跳加速是现在。
他感到疼痛,T'Challa感到后脑一阵阵悸动像是有人拨扯着他的脑神经,他甚至感觉不到他的心跳。他看了看他的手发现自己无名指上的戒指不见了正要叹息估计是随他爱人一并离去时他摊开了手掌。

是Erik手上的那枚对戒。他看着圆环上依旧刻着清晰的一行字:






Always with you.


锥心刻骨的疼痛让他整个人陷入了绝望的泥潭里。















“You're a liar!”

END.

评论(1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