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dated

是只又懶又禿的黑貓。

【飞虎之潜行极战/朗俊】跟綁匪同床



*半强迫向pwp(大概)
*俩人已是恋人关系
*背景为阿朗在阿俊不知情下成为古惑仔做卧底
*高家朗有点黑化
*普通话2.0

“高家朗,你告诉我你现在在哪!”

“荃湾公园,只可以你一个人过来。”
对面阿朗冷静的嗓音和高家俊形成强烈的对比。
显而易见,像高家俊这种三好差人立即叫上O记伙计马上行动前往荃湾公园。
荃湾区近海,夜晚一阵阵凉风吹过。因为不是繁华地带并且已是深夜所以安静地只有船只行驶的划浪声以及海浪击打礁石阵阵哗啦声。

“哇……高sir说话不算话啊,带那么多跟班来。”
高家俊迅速抽出枪上保险正对自己哥哥的方向随之步步逼近高家朗。
“高家朗,你现在有权保持缄默,但你所讲的都会成为呈堂证供。”
前飞虎的高家朗自然身手不会差于o记一个小督察,几个简单利落的动作就已经将枪支抢到手锁住高家俊骄傲的脖颈。
“我小时候就是这样被你爸掐住脖子的,舒不舒服?”

【评论上车。】

【飞虎之潜行极战/朗俊】跟綁匪同床



*半强迫向pwp(大概)
*俩人已是恋人关系
*背景为阿朗在阿俊不知情下成为古惑仔做卧底
*高家朗有点黑化

*对话粤语,普通话请移步2.0

“高家朗,你话俾我知你宜家係边度!”

“荃湾公园,只可以你一个人过黎。”
对面阿朗冷静的嗓音和高家俊形成强烈的对比。
显而易见,像高家俊这种三好差人立即叫上O记伙计马上行动前往荃湾公园。
荃湾区近海,夜晚一阵阵凉风吹过。因为不是繁华地带并且已是深夜所以安静地只有船只行驶的划浪声以及海浪击打礁石阵阵哗啦声。

“哇……高sir咁冇口齿噶,带咁多兄弟黎。”
高家俊迅速抽出枪上保险正对自己哥哥的方向随之步步逼近高家朗。
“高家朗,你宜家有权保持缄默,但你所讲嘅都会成为呈堂证供。”
前飞虎的高家朗自然身手不会差于o记一个小督察,几个简单利落的动作就已经将枪支抢到手锁住高家俊骄傲的脖颈。
“我细细個时就系咁俾你老豆捏住条颈噶,点啊,舒唔舒服?”
【评论上车。】

【飞虎之潜行极战/朗俊】高sir,锡嘴算袭警吗?


*普通话2.0
*是糖
*全文大部分粤语化注意
*高家朗/高家俊
*背景已确定关系

“喂,等我回家吖,阿俊。”


高家俊被扣枪转做文职,除了暗中调查case就是饮酒饮到烂醉。而高家朗从接下新的operation已经一个星期没消息没归家。大型醉狗打发了自班伙计之后再次启开瓶啤酒对口直接饮尽之后还半趴在吧台发呆。这位O记督察饮个烂醉晕坨坨凭借大脑最后一丝丝清醒摸索回家的路,遵纪守法的阿sir甚至连车都不打更不说开车。
跌跌撞撞晕鬼坨坨的高sir终于回到他和哥哥租的公寓里,推开门像个小孩子般一屁股坐地下脑内乱七八糟的想法涌出来甚至企图分析案情。
不知坐了多久可能发呆太久还是酒精作用高家俊开始犯困,于是他扶著墙壁撑起身子慢悠悠踱回卧室。
已经是秋天的尾巴,天气有些许凉阵阵但又说不上很冷。但这只大型醉狗自动自觉先脱鞋再脱衣脱裤甚至连底裤都脱完,光溜溜的钻入被窝。他望著雨滴滑过玻璃印下的雨痕,又望著飘雨在空中舞动。
“这个混蛋啊……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陪我睡觉,冷死人了。”高家俊独自一人喃喃自语。
听著不时传来雨水击打窗边的啪嗒声逐渐入睡。
子弹呼啸而过穿过了雨水直击空气,枪械交击让人惊心动魄。不少身着防弹衣但仍然满身血淋淋的SDU队员倒地,高家俊冒著暴雨的肆虐艰难的迈开一步又一步跨过地下的尸体。雨越下越大,高家俊甚至感到雨水快要模糊他的视线,但他看到最后一具尸体视线却格外清晰——是阿哥。


高家俊猛的坐起身,由于宿醉,脑袋传来阵阵钝痛让他十分难受。大型醉狗索性卷起被子将自己裹起坐了起来但他清晰的听到浴室传来哗啦啦的冲凉声。于是大型醉狗笑到像只傻狗狗那样直到冲完凉的人出来走到床边高家俊依然坐着不吭声。

“嘿,傻仔,有没有想我想到哭啊?”

大型犬不单只没回话甚至咚得往后倒发出几声低低的呼噜声。

“唉,睡得跟只猪一样…”
高家朗确实是很想念高家俊,他撑著床边弯腰凭借点点光线欣赏自己的爱人。看著碎光撒到他的长而密的眼睫毛上,看著稍微张开呼吸的嘴唇……




直到一直装睡的o记督察勾住自己的脖子给自己深深一吻。

“给只猪给吻了,开心吗?”
“O记督察高sir,亲嘴算非礼还是袭警啊?”

END.【maybe】

【飞虎之潜行极战/朗俊】高sir,锡嘴算袭警吗?



*是糖
*全文大部分粤语化注意
*高家朗/高家俊
*背景已确定关系
*对话全粤语,普通话版本请移步2.0

“喂,等我返屋企吖,阿俊。”


高家俊被扣枪转做文职,除了暗中调查case就是饮酒饮到烂醉。而高家朗从接下新的operation已经一个星期没消息没归家。大型醉狗打发了自班伙计之后再次启开瓶啤酒对口直接饮尽之后还半趴在吧台发呆。这位O记督察饮个烂醉晕坨坨凭借大脑最后一丝丝清醒摸索回家的路,遵纪守法的阿sir甚至连车都不打更不说开车。
跌跌撞撞晕鬼坨坨的高sir终于回到他和哥哥租的公寓里,推开门像个小孩子般一屁股坐地下脑内乱七八糟的想法涌出来甚至企图分析案情。
不知坐了多久可能发呆太久还是酒精作用高家俊开始犯困,于是他扶著墙壁撑起身子慢悠悠踱回卧室。
已经是秋天的尾巴,天气有些许凉阵阵但又说不上很冷。但这只大型醉狗自动自觉先脱鞋再脱衣脱裤甚至连底裤都脱完,光溜溜的钻入被窝。他望著雨滴滑过玻璃印下的雨痕,又望著飘雨在空中舞动。
“黎条衰佬啊……都唔知几时返黎陪我瞓觉,冻死人了。”高家俊独自一人喃喃自语。
听著不时传来雨水击打窗边的啪嗒声逐渐入睡。
子弹呼啸而过穿过了雨水直击空气,枪械交击让人惊心动魄。不少身着防弹衣但仍然满身血淋淋的SDU队员倒地,高家俊冒著暴雨的肆虐艰难的迈开一步又一步跨过地下的尸体。雨越下越大,高家俊甚至感到雨水快要模糊他的视线,但他看到最后一具尸体视线却格外清晰——是阿哥。


高家俊猛的坐起身,由于宿醉,脑袋传来阵阵钝痛让他十分难受。大型醉狗索性卷起被子将自己裹起坐了起来但他清晰的听到浴室传来哗啦啦的冲凉声。于是大型醉狗笑到像只傻狗狗那样直到冲完凉的人出来走到床边高家俊依然坐着不吭声。

“嘿,傻仔,有冇挂住度喊啊?”

大型犬不单只没回话甚至咚得往后倒发出几声低低的呼噜声。

“唉,瞓度成只猪咁……”
高家朗确实是很想念高家俊,他撑著床边弯腰凭借点点光线欣赏自己的爱人。看著碎光撒到他的长而密的眼睫毛上,看著稍微张开呼吸的嘴唇……




直到一直装睡的o记督察勾住自己的脖子给自己深深一吻。

“咁俾只猪锡佐,开心吗?”
“O记督察高sir,锡嘴算非礼定系袭警啊?”

END.【maybe】

Together.

哇快看糖。……

式微式微胡不归:

求评。红心蓝手万分感谢。


是被我写成了刀的糖。




Together


 


Erik并不歧视任何人种,任何肤色,或是任何操着地域口音的人。同时相对的,也不会因此加分。


但他从不知道非洲口音也可以被人使用的如此流畅而性感。


 


当那次被眼前的特查拉教授用独特嗓音“唤醒”时,他便已经存了兴趣。


 


若干时间以后,他也知道了当初自己的爱人是怎样对自己怦然心动,并且热切的用一个吻将两人的心跳再度带上了高频率的运作。


 


 ————————————————


谁说师生恋就不会有好结果的?


Erik每次听到这话都想把他们俩的照片po出来或者甩在那些人脸上——开玩笑的,他怎么舍得用特查拉的照片来抽人,这可是他好不容易攒下来的“存货”。鉴于他的恋人有些害羞。


 


男人的面容并不算出众,对于自小阅美无数的人来说,甚至会有些过于“贴近生活”。但他是特查拉,而特查拉有着足够吸引人的灵魂。这甚至在很大程度上由气质从旁辅助,俘获了不少少女甚至少男的心,当然,高材生Erik也是如此


教授的手骨节分明,细长且沉稳有力。笔尖倾泻的花体都带着圆润而不失力度的优雅弧度,而那双手只会在一个场合失控,那是属于他爱人,Erik的“狩猎时间”。


他是个有占有欲和依赖性的男孩,特查拉总是对别人这么说,然后温和的笑笑。睫毛翘起的弧度会让光线在他眼睛上投下一片阴影,而Erik爱极了让那双眼睛为自己而蒙上水汽,或是其中倒映的只有自己。


 


这一切本该继续发展的,这会是一场顺理成章的合法婚姻。他们本该继续这段完美的恋情,直到相携白头——好吧,或是和一个正常家庭一样,经历了生活的消磨,然后选择分开。


 


这是个意外。


特查拉在往后第无数次说起时,总是微微笑一笑然后接着这么开口。


 


 ————————————————


关于戒指他们曾讨论过很多次。


坦桑石是他们的原定计划。这个冷冰冰而带着锋利棱角的小东西价值不菲却出自堪称贫穷落后*的地区,而这颗“石头”的原产地恰好极其接近特查拉的故乡,两人干脆便这么决定了下来。然而变故出现在计划前一天的电影之夜上。


兴头上的两人被《血钻》这本电影犹如当头泼了一盆冷水,长久的沉默后年长者抬头看向那个抱着自己的学生,轻轻地吻了吻对方下巴后伸手捧住了他脸颊。“钻戒……其实银戒也不错,对吧,Erik?”他慢慢开口,逐渐带了些笑意,“这样也足够你套住我了。”


Erik没说话,只是低头吻住了怀里人的嘴唇,前所未有的温柔。暖黄色的落地灯在一角照亮了交叠的人影,呼吸被放大,渴求在增长,欲|望弥漫的同时是爱意在沉默中生长。


 


 


第二天醒的时候,他抱紧了怀里比自己略瘦一些的人亲了发顶,头一次觉得有人在身边睡觉把自己叫醒能有那么……温馨的感觉。


 


作为海豹突击队员,Erik对于被叫醒这件事并没有什么怨言或是不满,最多是一种类似于抱怨的情绪——他有自己的计算方式,自然知道这意味着那些账上又会增添几笔,但谁在乎呢?这也只是一种养家糊口的方式罢了,只不过安全系数是低了那么点儿。


 


 


 这是一个,突如其来的任务。无论是心理准备还是出装准备。


他不是不知道特查拉进入了那个洞穴,因为他那些该死的兴趣或是什么课题……但他不知道的是,这居然有可能成为他们之间的最后一面。


 


幸好,幸好,他赶上了,他也再度抓住了他。


这不是无人生还的bad ending.


 


————————————————


­­


麻省地区的气候并不适宜严格意义上的“舒适”生活,而一个晴朗天气的傍晚可能是一天中气温适度最适宜的一个时段。


大学教授的生活简单而朴实,简简单单的一句“饭菜在厨房,猫在晒太阳,男朋友在身旁”就能完美概括。


海豹突击队员的身份让Erik的作息极不稳定,而这个难得“暂时安稳”的午后更是个稀罕的宝贝。迎接他回家的只有扑鼻的饭菜香和绕到腿边的猫咪,抱着小家伙走进厨房从爱人身后一把抱住再略惩罚性的咬上脖颈是他乐此不疲的招式,而特查拉总会一边埋怨一边侧头回吻,空闲的手也会小动作般覆上爱人放在腰间的手掌扣进指缝握住后细细摩挲。


 


夕阳很美,他说,你看了吗。


 


男人总会抿唇摇摇头,接着被Erik拽到窗前一把扯开窗帘,笑嘻嘻的应承着下次轻一点一边还是听话的收了劲推开窗,下巴搁在特查拉肩膀上示意他看夕阳。


 


交握双手上银戒反射的太阳光总是会让猫咪前来抓探,两人也不恼,总会有人腾出手抱起它然后继续笑着交流,直到Erik怀里被塞进猫咪,而特查拉一边抱怨着对方分散自己注意力的行径一边皱着眉回去厨房。晚餐时他碗里多半会有一小块焦掉的食物,然后被另一人的勺子舀走。


 


Erik知道他是故意留下的,也不说破,就等着教授看他作势要往嘴里送的架势然后又气又无奈的样子。然后他会放下勺子撑在饭桌上,隔着氤氲热气给予对方一个亲吻。不深,也就印在唇角。


 


特查拉知道对方其实是真的不在意,战场上,眼前的男人甚至可能呼吸过队友的骨灰。


 


 


但他没法不在意。


 


 


他其实也知道对方回到了他身边,但严肃的教授喜欢用这招骗来“小男孩”的亲吻。


 


大人也是可以任性的。


但大人也是会不遵守诺言的。


 


————————————————


他们的戒指有内圈刻字,但因为本身就是细款较紧,索性也没想着去摘下来看,打算哪一天当个惊喜。戒指上的字其实只是个简单的词汇,他们每天甚至要说上百次,但他并没有直接告诉对方,大概算是难得的小心思。


每次上课的间隙他发呆时都开始会下意识旋转手指上的戒指,有学生问他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他也只是笑了笑说我也不知道。


 


后来,他才知道。


 


这样只能让手指根留下一圈模糊的字母印痕,而这模糊的印记是他留下的唯一的,永远的痕迹。


好像他还在身边,好像他仍旧套住着自己。


 


有人问他以前接你的那个帅气小伙呢,分手了还是异地调动了。


特查拉总是会抬手摸摸鼻尖,被体温焐热的戒指让皮肤有一瞬间的细微疼痛,这很好的掩盖了那一下酸涩。转动戒指的动作不经意而完全出于下意识,却也足够让别人闭嘴。


 


 ————————————————


习惯是个很可怕的东西。


最开始他总是不习惯一个人的伙食,每次买多了都只能无奈的“辛苦”冰箱。


双人份的碗筷和没有改变的家具位置持续了很久。


 


直到有一天忙碌到比平时晚了些回家的特查拉在进屋时就注意到了透过落地窗投射进来的阳光,鲜艳而透着某种古老的神秘感。


走到窗前时他的脚步顿住了,反射着夕阳光线的戒指吸引的不只是猫咪的目光,还有他的。


 


他突然想回家乡看看了。


“你家乡在东非?夕阳很漂亮吧。”


 


特查拉双手撑在窗沿上低头了好一阵才走去了卧室。


 


他突然发现那个男人是真的不会回来了。


 


You liar.


 


 ————————————————


戒指上是两人各自的承诺,而这一次失信的是他,却也是他。


Always with you. 


liar.



那他和Erik一起永远留在那个幽深而溢满绝望的地方了吗?


没有。


 


没人会想着去死,他们也不是只会后悔的人,已经发生的事无法改变,那就不要辜负一命抵一命的交换。


 


特查拉向学校请了假,买了张回去的机票。


 


东非的夕阳其实并没有太过特殊。


壮丽的景色从草原尽头一路毫不吝惜的给予着视觉冲击,他仍在下意识的旋转着那枚戒指。


 


“Together”


 


活着的人,背负着两人的命运活下去。


 


“我死后,把我葬在海里。”


“好啊,不过和我回去可没有海,不如考虑一下葬一起?”


 


他们属于彼此。


 


 ————————————————


“Always with you”


“Together”


 


————END————


 


注:无歧视意味。



【双豹/金黑】Always with you

*BE预警
*短篇完结
*是篇虐文玻璃心慎入警告
*海豹突击队队长Erik/MIT教授T'Challa
ps:此文救援设定参考了泰国溶洞救援事件,学术内容摘录了Jean Baudrillard某本书片段内容。

“Will you stay with me?”
Always.


闪电残忍地划破夜空,沉闷的雷鸣加剧了人的心理恐惧。在疾风骤雨的恶劣天气下Erik肩负着一项紧急的营救任务。大型抽水机不断进行排水,重型机械发出的轰鸣恰好与令人惊惧的雷鸣融合一起。救援专家的争辩甚至比暴雨的哗啦声还大。

“直接在石洞岩壁凿出通道进行救援??你有没有慎重考虑现在的气候和环境因素下危险指数是有多高!!”

“叫潜水专家教T'Challa自己潜水出来?!你可要用你那生锈的脑子想一想这可是在溶洞里!!”

“………”

够了,都给我闭嘴!

瞬间一片安静,仿佛装上了人声消音器一样仅仅剩下大自然的咆哮声和机械运作的轰隆声。各项救援专家瞬间安静下来望着这位已经将潜水装备着装完毕的海豹突击队队长。
现在就行动,时间一刻都不能耽搁。
由于暴雨洪水的缘故使溶洞内的某些区域已经漫顶,通过严格的现场勘查已经确定了教授的所处位置暂且安全。Erik跟队员们商讨紧急救援方案后只身进入危险重重的溶洞内进行单独救援行动。
Erik小心翼翼探入溶洞踩着稍微较浅的水位慢慢踱入较深的区域。救援灯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溶洞的水都过于浑浊地形的复杂也同时加剧了救援的难度。但这位海豹突击队队长心里丝毫不放弃任何一丝希望,尽管风险评估上明摆着这次的行动相当于——————给老天送命。
这位MIT的教授真的值得他这么冒险吗?
值得,他是他的爱人。


MIT某个教室内,大学生们啪嗒啪嗒的敲击着自己笔电键盘记录着讲台黑人教授所传授的知识,也有人开起玩笑调侃这位教授奇怪的口音。而Erik坐在自己位置翘着个腿将笔电随意放到大腿上听着教授操着非洲的口音讲课但他却意外的觉得这种温吞的嗓音格外的性感。因为课堂内容实在过分简单,当然,对于他而言。于是Erik打了个哈欠撑着下巴睡着了。
“在一种仿真的,violence mimétique(模仿暴力)的巨大机制中自我拟防……那边的同学,你在笑什么?”
刚睡着的Erik显然被这位教授带有口音的法语给笑醒了。
自那节课后,他并没有忘记那位令他着迷的教授。每次选课只要见到有T'Challa的名字Erik就毫不犹豫的选上也成功引起了教授的注意。
后来,他们上着上着课就上到了床上。这位高调的高材生也开始经常在课堂上公然挑逗一本正经的教授,说着些下流的话惹得教授脸一阵黑一阵红但又不得不忍气吞声继续讲课。
一个平凡的周末,窗外飘着点点白雪,树上还有雪块懒懒的趴在那。室内的壁炉里柴火噼里啪啦的燃烧着,咖啡豆的香味弥漫在空气中。Erik做着自己的Essay T'Challa则坐他一边静静地翻着书。
“Erik.”
“Yes?My love.”Erik转动转椅到他的教授面前咧开嘴显露两颗虎牙。
T'Challa再次被阳光大男孩的笑击中并同样回以一个微笑。
“Will you stay with me?”
“Always,my T'Challa.”




洞穴分叉处距离入口有三千米,而两千米处Erik命令队员设置了第三洞室作为救援医疗站。Erik利用钻孔拓宽洞穴的通道方便潜入洞穴内部,拓宽通道为了确保安全隐患也消耗了不少氧气但还是成功潜入了溶洞内部。经过约十五米的潜水以及钻洞工作抵达干燥区域需要攀爬及行走,这一切还只是很小的问题。他像只敏捷的豹子两三下就抵达下一个需要下潜的区域,深度比前面的要深更多。洞穴里安静的令人恐惧加倍,感觉整个溶洞里只有水流声以及自己的呼吸声。直到四百米深度时Erik感到呼吸气体变稠,耳膜和鼻腔受压但他丝毫不担心,他只担心T'Challa待会能不能受得了。
终于游过了最后一个潜水区域,Erik心里很着急,他迫切的想见到他的爱人,看看他有没有受伤或者哪里不舒服。
“T'Challa!”
无人回应。
“T'Challa?”
Erik的声音有点沙哑了,他更加着急了,明明溶洞里温度不高但Erik体内的血液像是沸腾起来般。他叫唤着他爱人的名字一遍又一遍,步子也越走越快寻找着爱人的身影。直到他濒临崩溃,嘶哑着吼最后一遍他爱人的名字……
一个熟悉的身影慢悠悠的向他走来。
Erik一下子就认出了他的教授,凭着微弱的救援灯迅速检查T'Challa身上是否有受伤还没检查完毕却被提前拥进对方怀里。
“Erik……”
“是我,是我!我在这,我一直在这……T'Challa。”
Erik突然意识到现在可没什么时间缠绵,地形的不稳定性很有可能会因恶劣气候影响存在更多的危险以及提高了不稳定性。Erik给T'Challa装备好潜水用具准备下潜返程时告诉对方:“别害怕,我一直在你身边。”
Erik将结实的救援专用绳将俩人扣到一块以防下潜时T'Challa无法跟踪到Erik产生二次危险。接着俩人开始下潜,沿着之前布下潜水行进绳缓缓前进。除了初次进行深度潜水让T'Challa感到不适之外其他一切都很安全,T'Challa想快点和Erik逃离这个恐怖的地方回家。他们可以结束这次刺激的冒险一起轻松的洗个澡,可以躺到柔软的床上相拥入睡,可以晚上到家附近的小酒吧小酌一杯庆祝有惊无险。
快到出口了,充满希望的出口,就在那,一步之遥,甚至还能看到微弱的光,仿佛那道微弱的光代表着救赎。
水流蓦然加剧了,他们游动地更加艰难。即使有抽水机运作显然已经毫无用处了。Erik已经感觉到水位比刚进来时上升了不少。甚至溶洞开始震动起来,隐约还能听到岸上救援队员的呼喊声——溶洞要塌陷了!!
仍在水里的人也察觉到了危险游得更快了但Erik已经感觉到自己氧气瓶所剩的氧气已经不多了,而T'Challa则感觉氧气愈发稀薄,因为在水流加剧时氧气瓶估计是碰击到尖锐的岩石处导致有漏口。Erik猛的转身将救援灯打到别处让T'Challa眼前一片黑。他边压制拼命挣扎的爱人边迅速和T'Challa交换供氧装备。俩人扭动过程中各自都喝了不少水,鼻腔入水的感觉让T'Challa更加难受了但依旧无法掩盖他的愤怒。Erik根本不给T'Challa生气的时间,他通过他们之间那根救援绳将T'Challa拉扯到身边解开了他俩直接的锁扣正要将T'Challa以及救援绳一并扔给不远处的救援队员T'Challa及时狠狠地抓住了Erik手,力道惊人让Erik觉得手的骨节都要被捏碎了。
“你在干什么?Erik”
Erik给他一个放心的笑。
“我可是海豹突击队的,教授。为了确保你优先安全我会先送达你到安全区域我再上来。”
T'Challa仍然紧紧抓住Erik的手。
Erik取下潜水面罩拉起T'Challa的手吻了吻上面的银戒指随后Erik松开了T'Challa的手并施力将他推开,T'Challa顺着Erik的力道被推到了安全领域,他甚至还没看清自己爱人最后一面却被突然下坠的石块彻底挡住了视线。他眼睁睁的看着石块直线下坠冲击到水里溅起一片片水花,每一块岩石下坠至水面就像一朵真正的花绽放开来灵动的在水面跳着舞,水花凝结成两个小人在水面旋转着跳着华尔兹但最后被坠下的岩石撞个粉碎。
T'Challa心跳的很快。
第一次心跳加速是和他的大男孩在MIT见面,第二次心跳加速是现在。
他感到疼痛,T'Challa感到后脑一阵阵悸动像是有人拨扯着他的脑神经,他甚至感觉不到他的心跳。他看了看他的手发现自己无名指上的戒指不见了正要叹息估计是随他爱人一并离去时他摊开了手掌。

是Erik手上的那枚对戒。他看着圆环上依旧刻着清晰的一行字:






Always with you.


锥心刻骨的疼痛让他整个人陷入了绝望的泥潭里。















“You're a liar!”

END.

【双豹/金黑】Eton Boy Chapter1

*又名燕尾服男孩
*普通人AU
*养成文
*细节方面可能存在bug,见谅
*Erik和T'Challa就读伊顿公学
*Erik(17)/T'Challa(19)【斜杠有含义】

*一场因洗澡时Erik所造成的意外点燃了无名火。

Chapter 1
泰晤士河畔的温莎城镇,暖色调的英式建筑沿河畔布置时不时还能见到高贵的天鹅在河畔中央舒展扑腾那白色的羽翼。而伊顿公学恰好坐落于这美丽城镇的北部。
高雅严肃的燕尾服是伊顿公学的校服。而从燕尾服上确实存在一些等级划分的意味。
T'Challa优雅从容的别上马甲上的最后一颗银制纽扣后旁边为他量定衣服的男士为他披上外套,T'Challa则点头微笑示意道谢。
马甲上的银制纽扣就是象征着最高级别的优秀学生尊贵身份。而马甲也有不同的颜色象征着不同的身份与地位,衣着上让学生充分体会到优胜者的荣誉感。显而易见,T'Challa是优等生中最低调的那位,纯藏蓝色的马甲将他的腰线收到恰到好处,净色的搭配简单且不失贵气,银制的纽扣也因此做到了点缀的作用。但他的堂弟Erik同是优等生则不像他哥哥那般低调,马甲可以自由选择下他选择了一件纯黑色带有金色细纹装饰的款式。
“Erik,快把领结戴好,要迟到了。”
堂哥指了指手腕的机械表轻声催促还在落地镜前摆弄领结的Erik。
不到一分钟Erik快速的将领结整戴完成却被T'Challa拦截到门口将Erik的领结正了又正才跟Erik一块步行至教学楼。路上Erik回忆着刚才堂哥为了整理领结的认真模样——低垂下的眼眸卷翘的眼睫毛时不时颤了颤,眼神一直认真的聚焦在自己身上,稍微有点冰凉的指尖时不时蹭过脖颈……
伊顿公学是所男校,所以并没有女同学的存在,就算有,从Erik大概15岁开始他的眼里估计就只有这位漂亮优秀的堂哥了。
Erik15岁那年T'Challa17岁,那是Erik就读伊顿公学的第二年那时他们还在使用公共浴室。像平时那样他们有说有笑的走近浴室但所有的和谐就在那个脚滑的瞬间击碎了。Erik不小心踩到浴室上的积水,赤着脚的他刚好一脚滑到淋浴间里跟他堂哥撞个正着而恰好压到了摔在地上的堂哥。
【后文链接放评论了。】

【双豹/金黑】Hello,Mr.Cat?Chapter2

*架空背景
*猎豹Erik x 人类T'Challa
*甜甜偏现代日常的文
*我和T'Challa都没看过动物世界

*一个暴雨天T'Challa捡到了一只小野猫,逐渐养大之后突然发现哪里不对劲……

Chapter 2

T'Challa做了个噩梦。
他四肢使不上劲,像是被某种生物缠绕着动弹不得。无形的压迫感甚至让T'Challa呼吸都觉得非常困难。他面临着巨大的恐惧感但却不知令他恐惧的根源在哪。
T'Challa猛的睁开双眼胸口剧烈地起伏大口大口地喘气,映入眼帘的是Erik。Erik窝在他上身上用那肉掌一下又一下地摁压T'Challa的胸口还舒服的打起呼噜,但爪子却没有收敛起尖锐的指甲因此T'Challa的衣服被刮出好几条爪痕。
T'Challa待呼吸顺畅了伸手掐住Erik的后颈放置床边自己下床洗漱。这一动作惊醒了Erik但他则是懒洋洋的弓起腰身伸了个懒腰后跳下床跟在T'Challa身后,他并没有跟着T'Challa去浴室而是开始到处溜达。
由于昨晚睡眠质量实在太差T'Challa迷迷糊糊地洗漱完接着穿好衣服准备给Erik喂食时发现Erik神奇消失了!
“Erik……?”
没有丝毫动静,估计是不知道跑到哪去玩了吧。T'Challa没管那么多,提起书包就出门回学校。一路上他一直在思考Erik能去哪,会不会从阳台跳下去了等等糟糕的想法……
抵达教室后T'Challa放下包伸手去拿笔电时手突然被某个东西夹住了,准确来说是……咬住了!T'Challa第一反应猛的把包打得大开。
“Erik……?!”
【后文见链接。】

【双豹组/金黑】Hello,Mr.Cat?Chapter1

*架空背景
*猎豹Erik x 人类T'Challa
*甜甜偏现代日常的文

*一个暴雨天T'Challa捡到了一只小野猫,逐渐养大之后突然发现哪里不对劲……



天空乌云密布,狂风肆虐着摇摇欲坠的树木,不时还传来几声雷鸣的轰隆声。
“天气真是糟糕透了。”
T'Challa的长伞一下又一下地轻敲着地面心想这雨不过今晚是下不完的了。于是T'Challa啪地启开长伞迈入暴雨之中。虽然租的公寓距离学校并不远但因为天气太过恶劣T'Challa还是都湿透了几乎能拧出水来那种。他甩了甩伞上的雨水无意间瞥见小角落放着个不起眼的纸盒还散发出一股怪异的味道。好奇心驱使着T'Challa走过去一探究竟,走近一看——这破盒子里蹲着只布满花斑的小野猫!尽管这只小野猫并不可爱眼神还怪里怪气地望着T'Challa,不过他还是把这只不速之客抱了回家。
【后文评论见链接】

【追龙/豪洛】《Halloween-A kiss》

背景豪洛移民加拿大。*
无子无妻。*
节日贺文。*
含有肉渣。*

“Trick or treat?”

“Neither.A kiss.”

北国的冬季。
飘雪随风旋转跳起优美的华尔兹,点点积雪慵懒地趴在树的枝干上。坐落于加拿大多伦多Bridle Path豪宅区一角,伫立着一栋帕拉弟奥式别墅。
篝火燃烧声掺和几丝冬季风的呼啸声,一切都寂静无比直至那一声酒杯碰击的声响打破了这片宁静。
“洛哥,你只手好冻。”
【洛哥,你的手好冷。】
伍世豪将酒杯置于桌旁宽厚的手掌裹住雷洛骨节分明的手凑到唇前呼热气而雷洛抿口酒液像是若无其事般低头浅浅一笑。伍世豪在这片沉默之下欣赏着对方的每一个细微动作,从薄唇贴到杯口边沿饮酒到脖颈喉结上下缓慢滑动再到唇边那抹淡淡的笑连贯的动作优雅而缓慢增添几分色气。
俩人站在落地窗前欣赏北国的浪漫雪景喝着上好的美酒,此时就宛如另一副安静美好的景色。
“听讲d洋人钟意喺黎个节日食糖?”
【听说那些外国人喜欢在这个节日吃糖?】
雷洛侧首望向旁边的人打破这片宁静。
“系啊,仲有一句好好听嘅洋话添!”
【是啊,还有一句很好听的英文呢!】
雷洛眉毛上挑轻眨了眨眼睛像极了一只机灵的狐狸。
“系乜啊?Trick or treat?”
完整版:https://m.weibo.cn/3738184927/4169019474399736

「若链接点不进去,评论已补链接。」